蕪湖九游会体育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歡迎您

  •    服務熱線:158-9187-6011

蕪湖食堂承包員工都是怎麽工作的

2019-05-23

“小丫頭,你來啦!”一位戴著布帽子的蕪湖食堂承包阿姨說道。

“嗯,阿姨早啊!”我微笑著。

清早,晨曦撒進屋內,眼前的一切鍍上了一層亮光,早晨,去食堂吃飯。桂花香飄進了鼻翼,地上落了一層極薄的霜花,空氣清新,身心愜意。

一進門拿雞蛋時,就看到了那位阿姨,她向我微笑,打著招呼,我也衝她笑笑,說了句“阿姨早”而後拿碗打粥。透過櫥窗,就看到阿姨在裏頭洗碗,手雖在水中,但不難看出,它們很幹燥。手上一根根青筋凸起,浸在水中紅得似乎要脫皮。她認真地洗著一個又一個碗,我問道“阿姨,你冷嗎?”“不啊,這是熱水。”她樸實地笑笑。而我觸碰洗過的碗,卻是鐵的冰冷。

我循位而坐,凝視著阿姨,認識許久,卻不曾像這樣,仔細看過,隻知道每天中午和晚上,她都會站在倒飯處,看著我們把飯倒了。偶爾有人沒吃完,她會督促把飯吃完。她戴著一個白色的布帽子,紮著一個低馬尾,一站就是好久,卻依然麵帶柔光,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。也曾聽過有人說:吃不完還逼著我吃,又沒浪費你家米,你家菜,管什麽管,煩死了。但其實並非如此,她隻是不想讓我們浪費糧食,畢竟“粒粒皆辛苦”。有的時候,她會走近詢問:“今天的菜好吃嗎?”“好吃,阿姨,可是你做的?”“不是,是其他阿姨燒的。”蕪湖食堂承包阿姨又笑著。還有一次,我們的位置被其他人占著,所以一桌人都隻能站在一旁。她便走過來對那些人說: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你們坐在這裏,別人坐在哪裏?”那些學生後來就直接賭氣,把飯倒了就沒吃,她見這一幕:“唉,一個晚自習,都得餓著了。”每當我去打湯的時候,說聲謝謝,她也會溫和地說句:“不用謝”,依舊微揚嘴角。

記憶如同電影般不斷回放,眼睛氤氳著水霧,對於外麵的事物,有些朦朧。忽然有一個瞬間,我覺得這個阿姨似曾相識,她的勤勞樸實,她的任勞任怨,她的細致貼心。是啊,驀然記起,這不正像我的媽媽?抬起頭,阿姨還在裏麵洗碗,依舊清晰可見她原本細嫩的手在水中略顯粗糙與紅腫。我鼻尖酸酸,站起身,將碗放下,準備離開。

“小丫頭,你吃完了,吃飽了啊?”

“嗯,吃飽了,阿姨再見。”

“再——見——”我和蕪湖食堂承包阿姨互搖著手,用親切的眼光向彼此告別。


推薦產品

  • 蕪湖蔬菜配送
  • 蕪湖快餐配送
  • 蕪湖食堂承包
  • 酒店後廚承包
  • 糧油配送公司
  • 食堂窗口承包